Alpha Go與韓國職業棋手李世石的比賽最終以4:1的結果收場。許多人開始擔心人工智慧是否將會對人類造成威脅,但其實目前該關心的卻還不是這個部分。首先Alpha GO距離有自我意識的真正人工智慧還有相當大的一段距離,如果要精確地來給它一個正確的定位的話,應該說它是人工計算而並非到真正的智慧。然而當高度機械運算逐漸在各家科技公司崛起的同時,其實反而更應該要關心的卻是人類的政治活動。個人將原因歸類到以下四點:

1.人類使用的責任與限制
從最近Google自動駕駛車第一起有責任的車禍來說,當人類在擁有或操作自動機械的時候,究竟該負擔哪些責任與義務?(註一)這個已經比較是近期該開始規範的部分,而目前台灣對於這些科技進展的法規跟進都還相當緩慢。比如當美國已經遇到無人機操作進犯到別人房屋領空被擊毀的事件出現時(註二),對於這樣的機械操作造成隱私、安全方面的討論,在台灣都還沒有被廣泛注意到。

尤其當看到Alpha Go下一步是要運用在星海爭霸這樣的戰棋遊戲的時候,其實就會讓人擔心如果像Alpha Go這樣的運算,最終被運用在戰爭推演的時候,是否會造成更大的傷害。雖然有的人會認為戰爭還包含很多天時地利人和方面的變數,但是當運算能力逐漸提高的時候,被運用在這方面的準確掌握也並不是不可能。這也是為什麼Alpha Go的母公司本身就設有道德及諮詢委員會(註三),而且在賣給Google之後也提出了必須設立同樣的監督部門條件(註四)。從以上就可以瞭解到,在目前來說,應該是要針對人類對於自動運算上該有哪些使用規範,才是最迫切需要注意的首要目標。

2.針對機械的價值觀條件輸入
不論人工智慧還有沒有辦法發展到有自主能力之前,一定會先發展成為人類所利用協助的利器。但是對電腦程式有一點基本瞭解的人都知道,要讓軟體或電腦程式運作一定要輸入相關的值或指令。人類自己在社會上的各種行動都是來自於各種價值觀的建立,不論是道德、法律、或是自身喜好等等,都是價值觀的堆疊。在科幻作家阿西莫夫提出的機器人三大定律當中,就是在建立輸入到機器人當中的一個行為參考的標準。然而這個標準的建立,最大的問題可能是來自人類社會本身所存在的莫大衝突。比如美歐西方社會跟回教國家的衝突,這些問題在將來人類逐漸發展成倚靠機器之後,或許也會擴大變成更加的激烈。試想如果二個國家因為價值觀衝突,都把人工智慧運用在戰爭上,結果人工智慧在某些狀態下互相接通,發現其實他們共通敵人就都是人類的時候,不就是天網出現的原因嗎。

3.社會結構的改變
在近期許多被改編的烏托邦系列小說電影,像是飢餓遊戲、或是分歧者等等影片當中。可以看到本身都是已經有相當高的科技程度,如果人工智慧的進展能夠讓目前人類的科技程度進步到那樣的話。首要面臨的就會是社會結構的改變,尤其是對資本主義社會的衝擊會是最大。因為如果當科技運用的成果和商業利益都集中在某幾家公司,並且逐漸取代掉人力使用的時候。被廣泛討論的機械取代人力的失業等等問題就會出現,這時候如果資本社會沒有順利移轉到社會主義式運作的狀態時,也許因為許多問題而就會造成某種革命的出現。

這部分也許是政府要求或強制奪取科技公司的權力,就像是最近蘋果公司被美國FBI要求開啟後門的狀況,也不會是最後一次的發生。或是某些無政府狀態會開始產生,但可以想見的權力集中的情況一定會出現。所以在人工智慧發展到天網的程度出現之前,人類就會先有一番動盪。
4.人類最後的價值
如果科技進展讓人類順利推進到烏托邦式的社會時,那麼該思考的是,在很多狀況都不再需要人力的時候,人類自己的生存價值是什麼?除了像駭客任務裡面一樣去當電池之外,也許可以看看加拿大多芬市曾經推出的社會實驗結果(註五)。當人們不再為了生活壓力工作時,如何將人力投入到自身或外在環境的改善,並且從中獲得取代金錢的新交換價值,也許就是人工智慧帶給人類向上提升的契機點。然而最終會是天網還是烏托邦出現,關鍵都還是在人類本身,所以在害怕人工智慧之前,該擔心的還是人類自己的問題。

 

本文投稿於關鍵評論網同步刊登

創作者介紹

droger的資訊心得整理

drog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